通知公告: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文化

【纪检人·手记】五保户家的别墅

发布时间:2018-04-23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去年8月的一天下午,我坐在办公室,一位高高瘦瘦的老大爷推开门怒气冲冲地说:“县城乱搭乱建的事情你们管不管?”

  “大爷,这里是纪委信访室,您反映的问题应该由相关职能部门处理,如果涉及党员干部违纪行为我们一定管。”我一边请老人坐下,一边回答。

  听我说涉及党员干部一定管,老人情绪稍微稳定:“同志呀,这个事我去镇政府反映过,他们告诉我是村书记大伯建的房子,可他大伯多年不在村里,我倒是经常看见书记到工地。”

  原来,老人是县城嘉定镇水东村人,因想给儿子建房审批未通过,便关注违章建房,偶然间发现水东村委会正对面一户人家在新建房屋,上前询问如何审批,结果做工的人都不知道谁是房东。于是老人悄悄观察,发现该村支部书记戴某经常去施工现场,老人便到镇政府反映问题。老人因不相信镇里的答复才到了我们这里。

  领导指示该信访件由我和另一名同志小占办理。根据老人提供的线索,我们前往实地查看。只见公路旁一栋三层已经封顶的别墅正在粉刷外墙,与周边相对破旧的房屋形成鲜明对比。

  为确定该房是否属于违章建房,我们决定先到“两违”整治队一探究竟。

  “这房子是水东村委会的,这是我们给村里下发的整改通知书。”得知我们要了解的情况后,嘉定镇“两违”整治队曾队长拿出整改通知书的存根。上面赫然写到房屋所有人为“水东村委会”,签收人“戴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会是大伯的,一会又是村委会的?”小占嘀咕着。

  “把这个材料复印了,我们再了解了解。”

  拿到材料后,我们驱车寻找戴某的大伯。这一找又是一个惊奇——现年快70岁的戴某的大伯,是一个无儿无女从未结婚的五保户老人,住在敬老院。

  面对我们的到来,正在吃饭的他惊讶道:“你们看我像能建房子的人吗?我在这里十来年了,都是政府养着我,我没有钱也没有必要盖房子哇!”

  掌握情况后,我们决定采取单刀直入的方式找戴某。

  “请你说说你们村委对面房子是怎么回事?”在谈话室,我们直奔主题。

  “房子是我们村里的,之前我已经和镇里拆迁队报告了。”戴某不以为然。

  “好,那你说说建房子的钱是如何出的账?”小占抛出一个问题。

  “这个,嗯、这个,时间久了我记不得了,反正是村里建的。”戴某依旧抵赖。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交锋,戴某丝毫没有要交代的迹象,我们不得不亮出杀手锏。“我们希望你能配合组织调查,把问题说清楚,告诉你,我们已经看了你们村的财务,而且也找了你大伯。请你如实回答。”

  听了我们的发问,戴某低下头,经过十几分钟的思考:“同志,我老实说吧,其实这个房子是我妹妹建的,我怕被拆掉,先是冒充我大伯的名义,后又冒充村委会的名义。我欺骗了组织,不应该包庇她,我知道错了。”

  原来,2016年底的一天,在戴某家吃饭时,其妹夫张某乘着酒劲提出建房要求。明知未经建设规划部门审批私自建房是违法行为的戴某,仗着自己是村支部书记,拍着胸脯答应了。当信访人将水东村委会对面有违章建房情况反映到嘉定镇时,该镇分管水东村的副镇长曾某生将信访件转给水东另一名村干部进行答复,自己没有调查也没有把关,于是就出现了五保户建别墅的一幕。

  2018年2月26日,戴某因包庇亲属违规建房被立案审查,3月21日被免去水东村支部书记职务。3月27日我们对曾某生不正确履职给予诫勉谈话并在全县范围内通报。

  这一问题的查处,让我感触很深。党员干部插足“两违”,或包庇家属、或置若罔闻、或借机敛财,都是典型的权力滥用。工作中我们还查处了村干部的亲朋好友开着小轿车,领着低保金;村干部强行低价租赁集体水库鱼塘,虚报冒领惠民资金等行为。这些行为可不是微不足道,严重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形象,伤害了人民群众的感情。纪检监察机关必须从身边“小事”着手,严惩歪风邪气,严查发生在群众身边以权谋私、假公济私的“微腐败”。(江西省信丰县纪委监委 米东峰 || 责任编辑 徐梦龙)